火币七周年线上峰会|区块链应用的挑战与机遇是什么?

  • A+
所属分类:区块链资讯
温馨提醒:天道酬勤,雨露均沾,及时变现,拒绝投资,请收藏本站第一时间获取最新玩法以及变现攻略【点击加群

10月27日至28日,火币“无限未来——2020年区块链大航海时代”行业峰会暨火币集团七周年线上峰会正式举行。峰会邀请业界精英,共同论道行业发展,从行业先行者的观察,产业区块链研讨,数字资产价值判断,区块链应用发展趋势等多个角度研讨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契机和挑战。

在峰会“同风而起,区块链应用的发展探索与风险应对”板块中,Neo创始人达鸿飞、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Parity CCO Bjorn Wagner、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进行了圆桌对话。

火币七周年线上峰会|区块链应用的挑战与机遇是什么?

以下为区块链应用发展圆桌实录:

主持人:欢迎来到由火币举办的无限未来·2020区块链大航海时代线上峰会,我是火币全球业务高级总监Chern,也是这次的圆桌主持人。下面我们将围绕区块链的应用机遇与挑战展开讨论,首先请大家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我是Vansa,来自曼谷。OmiseGo.是基于以太坊Layer2的扩展解决方案项目,深耕支付领域。我们是一个支付网关的子公司,业务发展重点围绕价值传输,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圆桌。

NEO创始人达鸿飞:大家好我是鸿飞,Neo创始人,Neo是最早起于中国的公链项目,现在几乎已经拓展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最近,我们也在Neo上孵化了一个名为Flamingo的DeFi项目,在明年第一季度,Neo将会发布升级版本:NEO 3,它非常强大,请关注我们。

TRON创始人孙宇晨:大家好,我是TRON创始人Justin Sun,TRON是Layer1可高度扩展的解决方案项目,我们为开发人员提供了强大的智能合约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在TRON上自由搭建DeFi及去中心化应用,同时我们也为开发人员提供了几乎所有种类的DeFi架构。例如发行在TRON上的BTC和USDT及其它数字资产,构建更好的去中心化金融架构。

Parity CCO Bjorn Wagner:大家好,我是Bjorn Wagner,在Parity Technologies担任首席商务官。我们两大产品背后的主要主体是Polkadot 。几个月前刚刚上线了第二个项目Substrate,运用了当下最先进的区块链结构框架。

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我是Michael,Curve Finance的创始人,Curve是稳定币的去中心化交易所,Curve的特殊之处在于可以优化稳定币的交换。和Uniswap不一样,它是通用的,这比许多中心化的交易更有效。

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大家好,我是AlphaWallet联合创始人Victor,我们正在搭建一个可编程的钱包平台,可以支持不同的商业用例,我们已经实现了40个不同的PoC项目,包括和汽车公司、超市等商业合作伙伴展开的合作。我们现在更多由于CoFix项目被大家熟知,这是一个基于社群的DeFi项目,新的链上做市协议。

主持人:感谢各位嘉宾,很难得可以在一个圆桌中邀请这么多重磅嘉宾,全球的观众朋友们,今天是你们的幸运日。今年区块链行业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以太坊2.0兴起,波卡生态问世,DeFi以及其它应用层面的趋势激发了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并带来了巨大想象力。当然机遇的出现让每个人都很兴奋,但仍面临很多挑战,我想我们都需要认真思考,区块链应用和传统应用之间的差异。最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资本和市场的不健康影响。今天第一个问题,区块链距今已经发展了11年,和Facebook、Amazon、Paypal这些传统互联网公司相比区块链应用项目有哪些本质区别?为什么人们需要区块链应用?

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当我谈到区块链时,我认为重要的部分要从金融服务环境说起。这是一个无需许可的创新平台,有一个与其相适应的良好商业模式。正如我提到的OMG Network,我们是以太坊上的Layer 2扩展解决方案项目,所有我们原本的业务本质上决定了我们需要掌握这些知识 。我们相信开放的公共网络,开源技术是一种商业策略。所以我们搭建了自己的业务和公共网络,本质上是对区块链的借鉴。因为可以在上面搭建金融生态和其他用例。我认为在座的都同意像AOL这样的封闭网络很难存活下来,因为只有在获得了许可后,创新才会按照本应有的速度进行。现在很多开源研发都在资金上挣扎,通过区块链引入了一种新的方式,你可以通过价值交换的方式让开发者与用户进行匹配,这是从商业角度看为什么我们需要区块链的两大原因。

关于商业风险管理,我想把支付系统搭建在可以长期发展并存活下来的基础设施上。把以太坊和Facebook进行对比,Facebook一直有数据隐私泄露的问题,这些问题总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对我来说,将一部分做到去中心化,将所有权交还给用户,是一个很大的卖点。无论从Curve Dao到Curve Finance,Uniswap做市商、以太坊Dao系统,甚至是Ontology,都有很多非常成功的商业模型。

NEO创始人达鸿飞:是的我也有类似的理解。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关于区块链项目与Facebook和Amazon的不同点,毫无疑问是去中心化,因为这是区块链的核心精神。但这不仅仅是去中心化本身,去中心化是一个含义,它并不是目标。去中心化有很多的影响,例如由于它是去中心化的,你是在建立一个新的信任模型 ,无需依赖权威机构以及中间人。你会更相信信任机制由协议、开发者或社区进行设计。例如一个区块链项目如果完全是去中心化的,可能会抵抗审查,这也是不需要许可的,因为没有单点故障,没有单独的角色充当守卫,再加上区块链的可组合性,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用金钱乐高的比喻来解释DeFi项目。因此我的观点是,去中心化带来了许多的影响,这也使得区块链项目与传统的Web 2.0项目有了本质区别。

TRON创始人孙宇晨:首先我认为区块链应用主要是价值转移。Facebook Amazon和Paypal大多数时候传递的是信息。即便是Paypal,基本架构上仍是进行信息传递,因为所有的资金基本上都存放在托管账户或者由很多传统银行持有所以我认为Paypal更像是传统金融上的信息层。但我们都知道如果把它放在区块链应用上就完全不同了。这也是为什么当Facebook计划发行Libra的时候,尽管承诺了Libra将会是联盟链的形态,任何人想加入Facebook,仍然需要先获得Facebook的许可。但事件仍对很多人造成了影响,比如G20以及各国央行,它们想要阻止Facebook这样做,所以我认为第一个区别是价值转移。

第二点我同意达鸿飞的观点。在无需许可的网络中,只要遵守协议,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我可以举些例子,最近一家非常大的交易所限制提现,因为其中一位创始人正在接受政府调查,整个网站不得不关闭了提现功能。但如果你在JustSwap、Uniswap、Curve等地方进行交易,根本不需要在提现过程中处理许可问题。我可以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在Curve上两个小时里交易了一亿美元,如果这在中心化交易所, 我需要打电话给交易所的创始人,因为我交易的金额太大了,我需要得到创始人的特殊许可。但是在Curve上,我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完成,我记得当时大概是15-20bps,这正是我为什么认为无需许可的网络再加上组织清晰的结构将带来巨大的好处。我不确定大家过去是否和银行打过交道,先不说刚刚提到的数百万美元,如果你想将数十万美元转到另一个银行账户,银行会每天都问你为什么要转账以及这些钱用来作什么,这也是为何我对行业如此有信心的理由。

Parity CCO Bjorn Wagner:我会尽量简短,很多内容前面嘉宾已经讲过了。从高层次的角度看,模型根本不同,这个变化中受益最大的群体是用户也是消费者。创新的优势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是通过API,系统上存在的所有服务都是开放的,每个人都可以进入并使用,是一个真正开放的平台。这意味着,对新公司和新服务供应商没有准入壁垒,可以利用现有资源进行搭建。

第二点是用户拥有自己的数据,比如我为Facebook提供的所有数据包括手机相册、文字等等,以及我和谁进行互动与联系。如果这些资料是真正由用户所有,那他可以将该数据从一个平台转移到另一个平台。当转换成本足够低的时候,就可以提供一个新的入口,让Facebook和类似的公司都可以有同等竞争机会。我认为在未来几年里,我们将会看到大量创新。

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首先我想聊聊为什么Curve选择去中心化。原则上讲,这个算法在中心化的框架内也可以使用,但如果通过中心化的方式,意味着公司持有用户资金,这不仅从监管角度看难以实现,还是一个巨大的责任。众所周知,有很多交易所被黑客入侵的例子,所以我绝对希望避免这种情况,因此在区块链上进行搭建非常重要,你或许不会搭建一个速度快的去中心化应用,类似Facebook,Twitter,Messenger之类的,因为在以太坊上,区块链的速度慢而且花费高,但它也非常强大,对于金融交易特别是大额金融交易确实非常有用。也许这就是DeFi在以太坊上兴起的原因。但如果用它来处理价值较低的事情,例如消息等类内容,可能在其他区块链里值得再关注下。

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刚刚嘉宾已经分享了主要区别,那我来分享一些相同点,在我看来推动力量是相同的,这股力量让互联网从最开始的去中心化,演变成现在的中心化,这是便捷也是效率。以支付宝为例,最开始它只在淘宝平台对交易转账进行担保。但之后支付宝集成了更多的服务,变得越来越强大。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特定的阶段,用户对于便利和效率的需求在不断提高,但平台会慢慢恢复到稳定的状态,这是来自上层平台本身的区别。Michael刚刚提到了关于责任,中心化平台上有越来越多的监管,因为他们拥有用户交易的权利,例如那些敏感信息以及资金等其他信息,因为他们保管着这些信息,就会受到严格的监管,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责任,他们要妥善的进行管理,这在他们的运营成本中的占比也越来越高。

从服务创新方面看,刚刚的圆桌嘉宾也提到了这一点,中心化的集成扼杀了服务上的创新,大多数的服务商互相竞争,无论他们是否为终端用户提供了良好的服务,这几乎扼杀了整个市场,因为这不是一个良性的竞争。例如我想在微信上使用支付宝,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想用Facebook联系微信上的朋友或者是Twitter上的朋友,为什么不行呢?所有的这些都是便利和效率共同驱动。将互联网从现在的中心化阶段推向去中心化的阶段,主要原因是由于将权益通证化后可以跨平台进行融合,它们就像是开放式API,就像刚刚Bjorn提到的开放式API,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进行搭建,之后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每个用户都有他们自己的集合平台,他们可以自由选择集合进来的服务。与此同时,如果你关注金融领域,从某种角度看,所有可以交易的权利现在都可以在这个无摩擦的市场中自由流动。这和之前不一样,如果想跨市场交易则会产生很多摩擦,所以这是我看到的相同部分,推动互联网从去中心化向中心化转变。想象一下你打开了一个网页,你不需要注册和登录,甚至都不需要填写任何信息,因为你持有的通证可以证明这些信息,这些为网络服务商提供了足够的信息,可以为用户进行正确的服务,所以我认为这是让互联网更加去中心化的主要驱动力量。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作为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搭建者,面对资本、市场、以及巨大的潜在压力时,你有什么想法?除了资本和市场压力外,在区块链开发的过程中还将面临哪些风险,有哪些建议或技巧可以解决吗?接下来这一轮我们将把顺序倒过来。

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到目前为止我们投资者没有施加任何压力,我认为我们很幸运。当然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我们是在做业务,并不是像在Uni上的一个实验室,我们需要为投资者提供一条获得回报的清晰道路,这就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做了两年AlphaWallet后,我们已经盈利并获得了可观的收入。除了资金方面压力,另外一个风险是如何教育用户,因为我看到大部分的区块链应用,或多或少都与金融服务有关,和可交易的资产相关,这对于那些没有正确理解就要加入并使用这个应用的人来说风险巨大。例如,最近我们刚刚成立了一个链上做市协议CoFix,两天后有一亿美元的资金进来,这事实上让我们感到害怕,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用户甚至都不知道做市的市场风险,他们并不了解做市市场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管理这些风险,他们只是把钱投了进去,这非常吓人。

我认为我们需要真正帮助那些用户去理解,这不像赌博,他们是在用自己的钱来投资,如果出现亏损,那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因此我认为大多数区块链应用的主要风险,无论是钱包还是DeFi项目或是其他类型,都需要对用户进行更多教育,让他们清楚地了解参与这些协议所涉及的风险。同时帮助他们管理这些风险,以确保他们在不了解协议本身的情况下不会遭受任何损失。

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我完全同意用户教育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处理去中心化金融时。现在是DeFi的黄金时刻,用户基本上不在乎具体是怎么样……他们开始向一些匿名分叉地址充值,所以我认为如果可以更加谨慎,用户来说肯定是有帮助的。

Parity CCO Bjorn Wagner:从高层面看,运行项目会出现三大风险和挑战:第一点是技术风险,我是否可以交付我想打造的产品?我是不是可以对它进行开发?我是否可以研究并最终进行交付?第二是法律和监管的风险,会有人执行我的项目吗,会有人起诉我吗?我会失去搭建项目的钱吗?是不是随着某些法规的出现让这个计划交付丧失可行性?第三点是采用风险,无论我们想要组建什么,这个世界真的有人会使用吗?因此整个项目的交付过程中我们都要仔细的观察和跟踪,还有一件事是你最不想发生的,就是和投资者发生错位激励,这件事肯定是你在开始搭建项目时最不愿意处理的,我最大的建议就是不要太早融资,以免增加项目交付回报的压力。我认为过去几年中许多项目都面临这些挑战,并一直努力摆脱困境,特别是因为投资人会对最初进行的承诺提出要求,所以我的建议就是不要太早进行融资,拥有一个清晰的模型选择你想要的投资者。这样就避免未来各种各样难题接踵而至。

NEO创始人达鸿飞: 是的,很多答案嘉宾已经提到了,我想补充一点我的想法,如果你想让用户不仅仅是投机者,而是参与到网络治理中。我认为高通胀或许是一件好事,如果他们用代币来投机价格,那么代币将会被稀释。但如果他们是“Presumer”也就同时是提供者和消费者,他们就可以通过通胀获得额外收入。通过激励或鼓励人们参与治理来帮助项目发展,我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尝试。

TRON创始人孙宇晨:我完全同意达鸿飞的观点。 “Persumer”这个概念即是提供者又是消费者,这是第一次把这两个概念结合在一起。这些天我们大多都在谈论社区,我相信这也将加密货币和证券区分开 。我认为证券和加密领域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Persumer”概念。社区用户不仅是项目持有人还是生态的重要参与者。我认为加密项目的创始人最开始需要有意愿和意识和项目进行交流和互动。我在行业中看到过很多例子,创始人拒绝谈论项目,他们有点害怕进行交流,有时他们会删除或退出聊天群。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喜欢参加社区活动,我也很喜欢在每周进行直播,谈论有关项目的更新并鼓励每个人使用产品,我非常相信社区,我认为这将为项目带来很大的好处。最开始,我们一个用户也没有,但现在TRON已经有了1200万用户。我们是如何从0到1200万呢?最开始前100位、1000位、10000位用户是非常难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总会尝试与更多的人交流来获得他们的支持。

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归根到底,我们是在平衡资本、社区、以及其他的激励措施,因为这个行业的发展突飞猛进,你很容易分心。我认为时代已经变了, Victor和我可能会好好切磋下这个问题,搭建一个可持续的商业,需要解决一些人的痛点并找到其粘性。你可以做美元市场,你可以做生态基金。我不敢给喜欢详细建议的人提供意见,这些都是我们业务和执行中谈论的。

主持人:让我们继续接下来的问题,今年DeFi大爆发后,人们看到了区块链发展的新方向,但DeFi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它目前更多的是出现在一些高端和小众的游戏应用中,对新用户来说并不是那么友,很多人参与DeFi并不是出于真正的需求而是想要获得治理代币或者金钱的激励。现在DeFi市场已经开始降低热度,未来DeFi的方向是什么?

TRON创始人孙宇晨:首先我完全看好它们,现在DeFi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认为目前它的热度有点过高了,例如Uniswap上的代币价格出现了下跌,我们看到很多DeFi应用,它们的代币最近都下跌了70%甚至是90%。我看好DeFi的第一个原因是我们看到了很多真正的进展。如果对比DeFi和CeFi的话,我用Curve来举例,你不需要对用户的资金进行中心化的控制。与此同时,Uniswap和Justswap为代币提供了一个不需要许可的上市机会,在之前不管是基于ERC-20还是TRC-20的代币,首先需要在中心化的交易所进行交易,但今天你不需要这些了,只需要在Uniswap和Justswap上的一段代码。如果你拥有社区,人们可以非常快的进行代币买卖。但我仍然认为DeFi处于早期阶段,例如在以太坊上我们有Curve和稳定币,Uniswap上的Compound和AAVE的借贷。但我们仍然需要很多的组件让DeFi更加完整。基本上就像是盖房子,我们甚至还没有完成这个房子,还没有将健身房、各种功能室、咖啡厅加入到房子里,就像搭建一个生态一样。对于TRON来说我们有交易所Justswap,最近我们又成立了预言机平台Justlink,我们在一点一点的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应用,但仍然需要一些时间,大概3-6个月才能将所有的生态搭建好,这也是为什么说我们正处于一个试验阶段。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清楚,整个USDT每天交易大约是100万次,这里指的是交易次数,大约60-70万发生在TRON的网络中,以太坊网络大概有20万,剩下还有10万,这就是USDT在公链上的交易分配图。但TRON上的USDT是如何开始的呢?我们和很多进行yeild farming的人进行合作,如果他们存入USDT会得到很高的回报,最开始看起来是一个收入的模型系统,因为你不能总是想用1亿美金得到20%-30%的年化收益率,这太疯狂了。这更像是短期的优势。现在很多人都习惯用TRON上的USDT,因为它快速、便宜,一旦出现网络效应,你就会发现每个人都在使用它,这也是为什么你无法停止所有的yeild farming和用例继续增长。现在我们计划在TRON上推广比特币,就像我们之前在TRON上的USDT一样,现在已经有一些交易所支持了包括Poloniex、MXC、Kucoin,我们将和所有的交易所和应用方发起这个活动。

Parity CCO Bjorn Wagner:一个十分有趣的事情是,Polkadot本身和Layer 1 相比,更像是Layer 0协议,它为这些链提供了三样东西。首先是安全,其次Polkadot允许链之间进行交流,就像从彼此的网络中获得收益一样。我们看到了三种不同类型的链,第一个是domain-specific chain,这些链为域名提供一种特殊的解决方案,存储、认证、去中心化的云计算,每个应用都需要这些琐碎的东西。第二个是 industry/vertical special chain,这为Polkadot上DeFi的繁荣保障了安全,像Color和Laminar这类链,事实上我们需要一条链可以作为DeFi的基础,它们是从以太坊模型中走出来的。在Color中,它构建了自己的链并加入了原始DeFi,这样你将不再受到在智能合约搭建平台的限制。想想以太坊的虚拟机,融合了特定的原始DeFi,你可以通过更有效的方式来降低成本,与此同时,它们在平台上包含了智能合约模块,所以你可以继续将公司其他的项目布局在这个链上,使用特定的原始DeFi。所以这就是我们Polkadot生态正在发生的事,人们正在实验中寻找如何搭建完善的生态圈的方法,使用部署对象等。总体而言,从过去的几个月开始感兴趣的人数出现上升。还有一些关注于以太坊的项目,或者在以太坊上搭建的项目但如今正在挣扎,主要是燃料费非常昂贵,这就又把问题带回了最开始的地方。如果我在Uniswap上交换了30美元,这和中心化交易所里的手续费相比完全没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我有一个伟大的希望,至少在我们的系统中这些变化已经发生。

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我认为关于DeFi的未来有几处可以改进。第一是为自动做市制定更多算法,另一个是可扩展性。有趣的是,它为什么会在Curve、Uniswap或者Balancer上发生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区块链的可扩展性不强,如果你在链上应用订单薄,或许大家都记得EtherDelta,它非常笨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链上订单薄。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你把订单都储存在链上并且在链上执行操作,那么价格会非常昂贵。相反的,如果你使用一个通用公式,事实上会便宜很多,这也是链上自动做市商出现的原因。总体上看,他们和订单薄相比非常有竞争力。区块链速度缓慢迫使自动市场做市商搭建自己的算法,我认为还有更多可以进行建设的,有些甚至可以和订单薄一较高下。但是即便有了他们,仍存在可拓展性的问题,尤其是当人们开始通过提高燃料费让交易的速度更快,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以太坊上至少有两种扩展方式,第一是开发Layer 2解决方案。另一个,无论是Polkadot还是TRON、Selona或者其他,都可以作为一个潜在考虑,在其他的链上扩展还是在L2上扩展,目前来看还不清楚哪种方式更好。但毫无疑问,肯定需要扩展,每个人都在探索不同的扩展方式。我知道有人同时接受了两种扩展方式,让我们看看未来它将如何发展吧。

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像我刚刚提到的那样,我们有一个名为CoFix的市商协议,是基于以太坊搭建的,这是个十分有趣的产品。但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们来说DeFi并不是新鲜事物,因为从最开始我们就知道智能合约只能做两件事情,一是对可交易权利的所有权进行注册。二是定义可交易权利的交易规则。DeFi专注于不用类型的交易规则,将A转到B,或将A和B进行交换,或者将以太坊换成Dai,像一个转换器那样,所以我们看到的问题在于交易规则和创新。如果你看下以太坊,在DeFi中有两种主要应用的资产,ETH和Dai。另一种是去中心化资产,它来自于以太坊的应用,像是很封闭的小世界,它和真实经济并没有联系,和真实的产品服务也没什么联系。

这些资产和可交易权利事实上是来自于真实世界,来自于真实的产品和服务。例如,之前已经被证实的概念,是与汽车制造公司一起,将每个实物车辆的所有权进行通证化。第二,这个汽车制造公司可以轻松地链接以太坊上全新的金融系统,他们可以使用汽车的所有权,通过不同类型的DeFi协议进行融资,所以我们看到更有趣的部分是,它将真正扩大DeFi空间直至可以供所有人使用。

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前面的嘉宾都说的非常好,那我选择一个问题的要点,是关于包容性金融服务的。最近我们也对DeFi泡沫进行了有趣的讨论,讨论了很多关于DeFi是否真正具有包容性。我现在的想法是,从技术开放性的角度来看,它是非常包容的,对于我们在问题一中所讨论的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任何人都可以搭建并提供服务。但我认为真正有趣的是,当人们说DeFi看起来只是一个小众市场,只有部分的人正在使用它,用这泡沫来赚钱。但我更想把这句话转过来说,当事情处于试验阶段时,不一定是件坏事,就像沙盒。我记得2017年的泡沫,当时人们很容易进行ICO,你的外婆可能会投资了一个项目然后损失了这辈子的积蓄,这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非常糟糕的例子。从某种意义上说,事情越来越复杂,我认为现阶段表现得还可以。另外一点是,用Michael的观点说,以太坊的缓慢和扩展的需求造成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但随着行业增长,杀手级应用或多个杀手级应用将会开始出现。如果我们看看现实,我们通常喜欢看市值一类的数据,但如果我们看看每日的交易量,它和传统金融相比体量仍然很小,它在增长,这非常令人兴奋。

NEO创始人达鸿飞:我的回答很简单,我认为DeFi没有错,DeFi做的非常好,它做的事情很伟大。现在DeFi的总锁仓量仍然超过了110亿美元,DeFi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仅仅是人们短期内对DeFi寄予了太多的期望。继续努力吧。

主持人:今天最后一个问题。以太坊2.0版本即将到来,公链面临着相当大的压力,大多数的开发者仍然喜欢在拥挤的以太坊上进行开发,而不是选择市场上其他更好的选择,这是什么原因呢?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为什么开发人员仍然选在以太坊上工作,其他公链的未来是什么?

Parity CCO Bjorn Wagner:谢谢,首先我有点质疑你刚刚提到的,进入这个领域的新团队和新项目首选是以太坊。我会对此持怀疑态度。毫无疑问到目前为止,就应用和团队数量来说以太坊完胜,同时这也是迄今为止最拥挤的地方,并且手续费很高。现在随着新项目进入这个领域,已经变得不同了。至少从我过去几个月的感受来看。我们想让应用开发者和协议开发者在Polkadot上编写,以最流畅的方式与其他链上存在的所有资产进行融合,这是其中的一个挑战。资产桥梁是一个很清晰的解决方式,未来Layer 1协议肯定会面临一些挑战,但我对此非常乐观。

TRON创始人孙宇晨:首先,我认为以太坊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直接从1.0升级到2.0。第二种是Layer 2的解决方案,就像OmiseGo一样。我认为现在第二种实现方式更加现实,因为我不认为以太坊矿工在POW矿机中赚到了很多钱。如果以太坊成功的从1.0升级到了2.0,也就意味着以太坊实现了POS机制,也就意味着之前为以太坊投资的机器和基础设施建设将毫无用处。这和Filecoin最近发生的事情类似,因为Filecoin迫使矿工们买FIL,提前挖FIL。所以我绝对相信,现在矿工们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们觉得以太坊的升级是不现实的,所以他们什么都没做。如果他们有一天真的思考,以太坊真的要迁移到2.0,矿工所有的投资几乎就白费了。我认为绝对可以肯定,我们将首先看到以太坊升级的阻力。我相信以太坊在2021年肯定会解决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给出了TRON上USDT的例子,就交易数量而言,我们是以太坊的两倍甚至是三倍,但要注意在以太坊上的交易并没有下降,所以以太坊始终稳定在20万左右。如今整个以太坊可以做到每天100万-110万交易,其中20万是USDT,但TRON是从0开始增长到了60万,所以我们没有抢以太坊的市场份额,基本上我们让市场增长。将Tether的交易量从20万的规模增至100万的规模,其中我们占了70万。我认为这在比特币中也会发生。我们也正在考虑在TRON区块链上发行比特币,这将极大地增加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交易量,因为比特币现在每天的交易量大概有20万到30万。很多人如果想要交易比特币,他们不得不面对超高手续费,但TRON提供的解决方案可以将这个费用降至零,所以我们有信心,我们甚至可以将比特币的交易规模从20万扩大至100万,未来甚至是200万。我相信也许比特币会比USDT更受欢迎。我也相信Layer 1的竞争将推动区块链行业更好的发展,谢谢。

NEO创始人达鸿飞: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些反思,最近NGD孵化了一个名为Flamingo的DeFi项目。Flamingo不是Uniswap或者其他swap的模仿者,它有很多创新的内容,事实上我们部署了两个协议。一个是在NEO本身部署的,另外一个是部署在以太坊上。其中一个部署在以太坊的目的是将资产从以太坊转移到NEO上。我问自己我们为什么要将资产从以太坊转到另一条公链上,在另外一条区块链上进行一些交易,之后再把它转回来?这个步骤太多了。然后我就开始思考,我们需要的或许不是跨链协议,而是一个具有跨链功能的Layer 2解决方案,所以今天所有ETH和ERC-20的代币,它们占整个加密市场代币总量的22%,但比特币的主导地位达到了58%,所以比特币是市场中最大的加密货币,之后才是以太坊和ERC-20代币。所以,如果我们可以搭建一个成为比特币和以太坊通用层的Layer 2解决方案,那么我们就可以在Layer 2上进行交易了。我认为我们也许不需要通过其他区块链来完成DeFi,但我们需要一个通用层来做到这点。

OmiseGo CEO Vansa Chatikavanij:首先,我们团队的旅程始于2017年,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商业决定。第一最小化了外部风险,第二我们将赌注押在了通证化,所有开放金融服务的发展和背后的社群。即使在今天,我们看到DeFi、NFT、社交、游戏所有的这些都在以太坊上发生。之前有嘉宾谈到了这一点,因此它们每一个都有支持用例的优势和劣势。所以对于区块链来说,我们之所以作出了决定,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的想法都是真的。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安全性你只能选择这三个其中的两个,以太坊认为去中心化和安全是最终要的,所以它牺牲了一些扩展性。但是我们在今天意识到了堵塞的问题,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对于我来说,这里是L2进来的地方。

AlphaWallet CEO Victor Zhang: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以太坊速度缓慢却还有很多项目在上面运行。我认为当我们面对这个问题时,第一件事是我们需要比较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计算系统。它们的优势是什么?劣势又是什么?对于去中心化计算系统来说,如果速度上永远都无法超越中心化的计算系统,那我们必须接受它,这就是去中心化系统的不足。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劣势的部分,也就是智能合约本身去中心化、安全性以及可操作性。如果你的区块链应用需要作出权衡的话,那你应该试试中心化的系统了,因为你根本不需要区块链。例如在DeFi领域中搭建财务系统协议,那么与传统财务系统相比的主要优势有哪些?实际上有两个关键,一是通过智能合约的使用,可以消除交易对手的风险,这实际上来自底层区块链本身的去中心化。另外一个主要优势是,智能合约本身的可操作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网络效应,正如之前的嘉宾提到的那样,如果你到了一条链,上面没有其他资产,也没有其他区块链应用,那他就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因为你宁愿放弃这种超级可操作性,使用基于智能合约的金融服务来消除流动性风险,所以我认为这是为什么仍有很多区块链应用,特别是DeFi的应用仍然使用以太坊的主要原因,因为这可以帮助他们消除对手风险,并通过消除风险来去除流动性风险,这对金融行业非常重要。这实际上就是CoFix协议背后的概念,在CoFix中构建协议,CoFix协议本身就是可计算所有风险,同时给出合适的价格和合适的组成,使其成为最公平有效的协议。关于第二个问题,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我有自己的答案,这非常短,要么就只剩下一个区块链,要么就是所有的链都连在一起组成一个网络。

Curve Finance创始人 Michael Egorov:我认为我们将来不会在扩展能功能上使用以太坊2.0,但区块链实际上有巨大的网络效应,这也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以太坊上进行搭建,是由于其可组合性。如果只是一个协议用处并不大,你需要很多协议,你需要将所有的组合在一个交易里,这是非常重要是。套利交易者通过多个协议的组合,并将其全部连接在一起,基本上就可以获利。如果你只是将一种协议转移到另一条链上或者它自己的L2上,由于缺乏可组合性它可能不会那么受欢迎,尽管有些链或许比以太坊快一千倍。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